處女女兒的嫩穴


雖然我一生只操了兩個處女,但有幸就遇到了一個。這一個,不但是處女,不但是極品處女,而且是極品中的極品:一看她就臉紅,一碰她就顫悚,抱著她,柔若無骨,撫摸她,嫩滑無比。
我真是太幸福了!感謝蒼天!上蒼有眼啊!我這一輩子也知足了。我小心翼翼地幹著她,強力克制著火山般的激情,禁不住仰天大叫:蒼天啊,求求你,快讓我魂斷此刻!我巴不得就在那一刻死去!死去,死去!再也不活過來了。
我的女兒就是一個。從小漂亮嬌媚,天生的一雙大眼睛就重播電,望著這個美麗又性感的少女,我的濃濃欲情又被激起,老二不知不覺的脹硬翹起來,雖然她是我女兒我還是無法控制……因為我女兒是一個千年難遇的‘龍珠春水穴’。
那一年的夏季,女兒剛剛從衛生間出來,「來,爸爸吻吻香不香。」
聞著懷中少女地處子幽香,我心神一蕩,一股熱氣從丹田湧了上來,想也不想便低下頭,吻住了女兒地小嘴。好滑膩啊!香香的、軟軟的、甜甜的。
我的舌頭靈巧的引誘著女兒的丁香小舌,貪婪的吮吸著女兒口中的蜜汁。我趁機把雙手探入浴袍中,在女兒雪嫩的背臀間輕撫。女兒害羞的本性使她覺的應該把浴衣整理好,可她怎麼也捨不得離開爸爸的身體。
「女兒,我會好好愛你的,相信我。」
「你……你壞……」女兒嬌呼:「爸爸……不要……」她兩腿有點抖。
我將女兒的浴袍脫了下來,露出兩條粉色似白的玉腿。摟著她,四片唇糾纏在一起。我伸出舌頭、頂開女兒的門牙,將舌頭塞了進去……女兒亦伸長舌尖來迎,兩條舌頭互相撩撥不休!我吞了幾口她的涎沫,甘甘的。女兒赤裸的下體,不自主的扭了扭。
「唔……不要!」女兒呶小嘴,她粉面再度誹紅,我解開自己的褲帶,我要掏出自己最「燥熱」的東西,我將褲子扔到一旁,露出毛茸茸的……巨大的陽具!
女兒掩著自己跟睛,她想看又不敢看。但,她的手更大膽。
「喔……啊……」爸爸輕叫起來,因為,女兒的玉手,握著我的命根!
女兒媚笑怪叫起來:「嘩!又長了些……哎……真妙……」她雙手又搓了搓我的陰莖:「來……我給你親一口!」
女兒的手,已握著我的陰莖,那兩片熱熱的紅唇,已碰上我紫紅的龜頭上。
「噢……」爸爸雙足一挺,不自覺的呻吟起來:「不……不要……」
女兒沒有停止動作,她舌尖微伸,就舔落在爸爸龜頭的馬眼上。巨大的肉棍兒,昂得更高了。
「唔……好香……」女兒的雙唇,咬著我的龜頭,【】慢慢的啜了兩啖「這寶貝不錯。」她輕輕的又搓弄起來。
只見女兒轉過了頎長的嬌軀,四肢八爪魚般地摟緊了我,我雙手托在女兒臀下,將她的玉腿掛在肩頭,那美妙的幽谷就這樣徹底暴露在我眼下被擺佈成這完全任君採擷的模樣兒,教女兒芳心裡又羞又愛。
我在女兒的脖子和肩膀上親吻著,玩夠了女兒的乳房,我又把手順著女兒的身體向下滑到她的屁股上,輕輕捏著她那富有彈性的臀部,我不停的抽動著,肉棒在女兒的大腿內側輕輕的摩擦,每一次我都會緊緊的打在女兒的屁股上,感受著她那彈性十足的小屁股。
感到乳峰上的小豆豆硬了起來,我低下頭去用舌頭用力的上下挑逗著它們,只見那兩個小豆豆越來越硬了,我索性把嘴張開,用牙齒咬住女兒的乳峰,忘情的添著,就像是在吃著全世界最好吃的美味佳餚。
「爸爸,我信你,快……快疼我吧。」
我注視著女兒的眼睛問:「真的要做嗎?……小寶貝?……」
我把這千柔百順、秀麗清純的絕色佳人扳下,抱起她柔若無骨、嬌軟如玉的胴體,放在床上。我用力分開女兒緊夾不開的雪白玉腿,女兒嬌羞無限地一點、一點地張開了修長優美的雪滑玉腿。
我用手輕輕分開那細滑微卷的陰毛,巨大的陽具向秀麗清純的絕色女兒的下身壓下去。我先把龜頭套進女兒那緊閉滑嫩的陰唇中,套進那嫣紅嬌小的可愛陰道口,然後一點、一點地頂進去,直到女兒那嬌小緊窄的陰道完全緊緊地箍住了我巨大的陽物。
「寶貝,我進來了,可能會有點疼。」
「進去了……啊……快點……我受不了了……」女兒不覺下半身肌肉緊繃,「啊……」一聲火熱而嬌羞的輕啼從女兒小巧鮮美的嫣紅櫻唇發出了--處女的第一次含羞叫床。
女兒的小穴把我的龜頭夾得緊緊的,我繼續向前推進著,突然,我感到碰到了阻礙,我知道我的肉棒已經頂在女兒的處女膜上面了我打算要突破這層障礙,女兒的貞操就快是我這個當父親的了,看著女兒那張美麗的臉蛋,一頭烏黑的長髮,還有苗條的身體,現在更是毫無保留的在我的眼前一覽無餘,我真是感謝上帝賜予了我這樣一個美麗而年輕的女兒。
我的肉棒何等粗壯,雖說女兒的幽谷竟能完完全全地吞入了它,卻也是貼得緊緊的,再沒有一點點間隙了。感覺到身下的女兒雖是疼痛的夾緊了,幽谷當中卻是溫柔地啜吸著它,完全沒有一點緊夾的疼痛感,反而更能感覺到肉欲交融的緊貼美妙,我也不由得震驚了,我搞過的處女不在少數,卻從沒有人能在甫破瓜時,體內就能如此美妙的緊夾啜吸,就好像已樂在其中似的。
我俯下頭去吻住了女兒微啟的櫻唇,雙手溫柔地在女兒的乳上搓揉撫愛,肉棒則隨著腰部微不可見的扭動,緩慢而溫柔地在女兒的幽谷中滑動著。我雙手抓住女兒的大腿向兩邊分開,用肉棒使勁向裡面頂。
「呵……女兒的小穴真是太緊了!」
這次我的肉棒很順利的一點一點向裡面插進去,突然,我的龜頭感覺頂到了什麼東西,不用想都知道是女兒的處女膜了。肉棒再次向裡面一頂,又一次的打在了女兒的處女膜上,居然這次還是沒有頂破!
龜頭上的快感讓我完全停不下來,我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腰部再次狠狠使上力氣,一下子頂破了女兒的處女膜,向更深處插入。
「嗯……」在絕色美貌的純情處女的柳眉輕皺、嬌啼婉轉聲中,下身再向前一送,巨碩粗圓的龜頭已刺破女兒作為清純處女最後一道證明的處女膜
「……啊……啊……痛……好痛啊……嗯……」女兒秀眉一皺,一陣嬌羞地輕啼,美眸含淚,只見女兒下身那潔白的床單上處女落紅點點。
「哦……啊……」
「啊!好緊啊!」
「對!對!現在熱呼呼的肉棒要進去了!」
小花苞裡,青筋畢露的肉棒正一分一毫的挺進,但似乎太粗大了,無法整個容納下去,女兒痛的哭叫出聲。在她放鬆的一瞬間我頂了進去,在女兒還沒意識到怎麼回事想夾緊雙腿時我已進去了,她身體扭了一下,我吸了一口氣腰部猛用力使勁往裡頂,她驚叫一聲象身體撕裂般地哼了一聲雙手緊緊拽住了床沿。
我稍稍停了一會,然後慢慢在裡面動,女兒咬著牙關淚水在眼眶裡閃爍。我只感到一股股潮水般的熱量包裹了我的身體,我抽插,她的僵硬的身體漸漸放鬆了,她的身體緊緊抽吸著,一種力量把我好象引到無垠的深淵,她吸著我,一股巨大的熱流從腦後向下滑行,令人驚悸的快感流遍全身,突然象瀉水的水庫,我頂到了她身體裡面發軟軟的,好象一個海綿的大洞,所有潮水般的洪流直接灌進了海綿的洞中間。我們同時死死摟緊了對方。
被爸爸大陽具刺得落紅片片,也被爸爸刺得嬌啼婉轉、欲仙欲死,清純秀麗、美貌絕色的俏佳人,被爸爸一陣挑逗的細細輕喘,含羞迎合,一雙優美雪滑的修長玉腿和柔若無骨、嬌軟如柳的纖纖細腰又挺又夾,羞澀地配合著,把那硬碩的陽具迎入自己火熱幽深的花房。
女兒的雙腿被我掰到幾乎成一條直線,卻一點兒也沒叫苦叫痛。她的肉屄則異乎尋常地凸突,我把陰莖插進時,就不會被她的大腿所夾撐,不但可以盡根而入,撞擊到她的大陰唇時,還像軟墊一般得到緩衝……
「哇!好緊!」
「不……不要……夠了……爸爸……輕……啊……輕一點……哦,好像……插進子宮裡……去了……」
女兒花靨羞紅,粉臉含春,忍痛迎合,含羞承歡爸爸用滾燙梆硬的龜頭連連輕頂那嬌滑稚嫩、含羞帶怯的處女陰核,大概抽送了三十幾下後,我感到女兒的陰道內已經足夠濕潤了。
我的雙手放開女兒的大腿,撐在床上,腰部一用力,很順利的把肉棒全部插了進去,我的龜頭狠狠的頂在了女兒的花心上面,我感到女兒裡面的花心都被我的肉棒頂得向兩邊分開,似乎都已經頂到了女兒的子宮上。
「哼……」忽然從女兒口中發出了聲音。
女兒嬌羞的粉臉脹得通紅,被我這樣連連頂觸得欲仙欲死,嬌呻豔吟:女兒用力將插在桃花洞的肉棒夾緊。只見女兒那緊緊箍住陽具的兩片嫣紅可愛的陰唇花壁隨著陽具的抽出、頂入而輕吐、納入。我抽插更加有力起來,一下一下直抵女兒火熱柔軟的陰道深處,我在女兒一絲不掛的雪白玉體上一起一伏地撞擊著。
女兒早已嬌軀酸軟無力,玉背靠著牆壁,一雙雪藕似的玉臂緊緊攀著我的雙肩,雪白柔軟的平滑小腹用力向前挺送迎合,美眸含羞輕合,麗靨嬌暈羞紅。我喘著粗氣,一下比一下用力地向這個千柔百媚、絕色清純的絕色麗人的陰道深處頂著、插著。
「哎……」一聲淫媚入骨的嬌喘,女兒那早已淫滑不堪的陰道玉壁一陣痙攣、緊夾,玉壁內的粘膜嫩肉火熱地緊緊纏繞在粗大的肉棒上,巨大的肉棒插在女兒的陰道中本就覺得緊窄嬌小異常,再給她在高潮中陰道玉壁的這一陣纏繞收縮、緊夾吮吸。
我扶起女兒的細腰將雙臀抬高,看著陰莖從蜜桃中間拼命的抽插,尋求最後的高潮。她將雙腿高高的纏著我的腰,只見女兒裸臥眼前,給僅靠一隻手就頂住了她的腰,讓她下身整個懸空,只有背心靠在地上,另一手剛緊緊握住了女兒那嬌媚跳動的玉乳,有力地搓揉擠壓。
女兒似已經被欲火完全燒化了,星眸迷茫如霧、香肌暈紅若火,那雙修長的雪白玉腿緊箍在我的腰間,隨著托住她腰間的手的來回輔助,正熱情地挺動纖腰,好讓幽谷承受著一下比一下更兇猛激烈的衝擊。
此刻的我也似發狂一般,勇猛無比地插著女兒的幽谷,連抓著她玉乳的手也愈來愈用力,在女兒纖細雪白的肌膚上留下了絲絲紅痕,強猛的像是想要把身下這嬌媚絕豔的女兒弄傷弄死似的,偏偏天仙一般的女兒像是一點都感覺不到痛,那斷斷續續的嬌媚呼聲,混在她急促的喘息聲中,她所承受的高潮衝擊之美妙之暢。
突然,女兒玉體一陣電擊般的酸麻,幽深火熱的濕滑陰道膣壁內,嬌嫩淫滑的粘膜嫩肉緊緊地箍夾住那火熱抽動的巨大陽具一陣不由自主地、難言而美妙的收縮、夾緊,射出了一股滾燙的又粘又稠、又滑又膩的玉女陰精。
「哎……」女兒的子宮「花蕊」內射出了股寶貴的處女陰精。
「我……已經……啊……到了極限了……丟……丟了!」女兒修長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揚起、僵直,也從幽暗、深遽的子宮內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膩的寶貴的處女陰精。
「哎……啊……」女兒嬌靨羞紅,玉頰生暈,楚楚含羞地嬌啼狂喘。
「啊……好棒……好像在裡面跳舞一樣……好舒服……啊……你可以出來了……全都射出來……嗯……」
「求求你,不要射進裡面,不要……呀……別、別射在裡面。」女兒嘴上這麼說著,但是我下面已經射了出來,而且都射在她的裡面。女兒話還沒完,我已大叫一聲:「噢!」狠狠地把龜頭已一下子插到陰道的深處,噴出一大蓬濃濁的白液。
我對女兒特別憐愛,故意暗運全力,把精子噴得更遠更深,直要把整個子宮填得江河滿載,誓要令女兒懷有自己的骨肉。
即使精液已倒灌得從陰道口中擠壓了出來,我的陰莖還像唧筒般一下一下的把精液源源不絕地噴出,女兒的子宮亦隨著精液的噴出,相應地張開吸納,將我所有精液毫不遺留的接收,陰壁亦收縮蠕動,將擠出外精液亦儘量吸運回來,直至我的陰莖收縮變軟,子宮收縮,陰壁才停止了蠕動。
女兒著急的說:「老天!你射在我裡面……」她有一點生氣。
我抱歉的說:「對不起,我忍不住,你太美了!」
「漲的我下面到現在還有些疼。」女兒說。
我有些心疼的去按摩女兒的下麵說:「寶貝,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寶貝,舒服嗎?」我捏著女兒的小屁股。
「嗯。」女兒只有羞答答地道,「嗯……你……你……進……進去得……好……好深……」說完,嬌羞無限地低垂下雪白優美的粉頸,把一具潔白耀眼、柔若無骨、一絲不掛、雪白美麗的聖潔玉體埋進我懷中。
鼻中聞到美人那香汗淋漓的如蘭氣息,邪惡的淫欲又一次死灰復燃。從雲交雨合的高潮中滑落下來正嬌喘細細、嬌羞萬般的女兒忽然感到那本來頂在自己的陰道口,泡在淫滑濕潤的愛液中已萎縮的肉棒一動,又漸